星期四, 2018-11-22, 0:53 AM
Welcome Guest | RSS
Main » 2009 » 九月 » 27 » 清 王原祁 雨窗漫筆 論畫十則
1:18 AM
清 王原祁 雨窗漫筆 論畫十則
清 王原祁 雨窗漫筆
論畫十則

1.六法
古人論之詳矣。但恐後學,拘局成見,未發心裁,疑義意揣,翻成邪僻。
今將經營位置、筆墨設色大意,就先奉常所傳,及愚見,言之以識甘苦後有所得當随筆録制出。

2.明末畫中有習氣悪派
以浙派爲最至。呉門雲間大家如文沈,宗匠如董,贋本溷淆,以訛傳訛,竟成流弊,廣陵、白下,其悪習與浙派無異。有志筆墨者切須戒之。

3.意在筆先爲畫中要訣
作畫於搦管時,須要安閑恬適,掃盡俗腸。默對素幅,凝神靜氣,看高下,審左右,幅内幅外,來路去路,胸有成竹,然後濡毫吮墨。
先定気勢,次分間架,次布疎密,次別濃淡。轉換敲撃,東呼西應,自然水到渠成,天然湊拍,其爲淋漓盡致無疑矣。
若毫無定見,利名心急,惟取悦人,布立樹石,逐塊堆砌,扭[手丑]捏満幅,意味索然,便爲俗筆。
今人不知畫理。但取形似,
筆肥墨濃者,謂之渾厚。
筆痩墨淡者,謂之高逸。
色艶筆嫩者,謂之明秀。
而抑知皆非也。總之,
古人位置緊而筆墨鬆,
今人位置[人解]而筆墨結。
於此留心,則甜邪俗頼不去而自去矣。

4.畫中龍脈、開合、起伏
古法雖備,未經標出。石谷闡明,後學知所衿式。然愚意,以爲不參體、用二字,學者終無入手處。
龍脈爲畫中氣勢源頭。有斜有正,有渾有碎,有斷有續,有隠有現,謂之體也。
開合從高至下,賓主歴然。有時結聚,有時澹蕩,峰回路轉,雲合水分,倶從此出。
起伏由近及遠,向背分明,有時高聳,有時平修,欹側照應,山頭巾腹,山足銖兩。
悉稱者謂之用也。
若知有龍脈而不辨開合起伏,必至拘索失勢。
知有開合起伏而不本龍脈,是謂顧子失母。
故強扭[手丑]龍脈則生病。
開合偪[人幅]塞浅露則生病。
起伏呆重漏缺則生病。
且通幅有開合分股中亦有開合。
通幅有起伏分股中有起伏。
尤妙在過接映帯間,制其有餘補,其不足,使龍之斜正渾砕隠現斷續,活溌溌地,於其中方爲眞畫如能從此参透,則小塊積成大塊,焉有不臻妙境者乎。

5.作畫但須顧氣勢輪廓
不必求好景,亦不必拘舊稿。
若於開合起伏得法,輪廊氣勢已合,則脈絡頓挫轉折處,天然妙景自出,暗合古法矣。
畫樹亦有章法,成林亦然。

6.臨畫不如看畫
遇古人眞本,向上研求,視其定意。若何結構,若何出入,若何偏正,若何安放,若何用筆,若何積墨,若何必於我有一出頭地處。
久之自與[月吻]合矣

7.古人南宗北宗各分眷属
然一家眷属内,有各用龍脈處,有各用開合起伏處。是其氣味得力關頭也。不可不細心揣摩。
如董巨,全體渾淪,元氣磅礴[石薄],令人莫可端倪。
元季四家倶私淑之。山樵用龍脈多蜿蜒之致。仲圭以直筆出,各有分合,須探索其配塔處。子久則不脱不粘,用而不用,不用而用,與兩家較有別致。雲林纎塵不染,平易中有衿貴,簡畧中有精彩,又在章法筆法之外,爲四家第一逸品。
先奉常最得力倪黄,曾深言源,委謹識之,爲鑑賞之助

8.用筆
忌滑,忌[車而/大=軟]忌硬,忌重而滞,忌率而溷,忌明浄而膩,忌叢雑而亂。
又不可有意著好筆,有意去累筆。從容不迫,由淡入濃。磊落者存之,甜俗者刪之,繊弱者足之,板重者破之。
又須干下筆時,在着意不着意間,則觚稜轉折,自不爲筆使。
用墨用筆相爲表裏,五墨之法非有二義。
要之氣韻生動端在是也

9.設色
即用筆用墨所以,補筆墨之不足,顯筆墨之妙處。今人不解此意。
色自爲色,筆墨自爲筆墨,不合山水之勢,不入絹素之骨,惟見紅緑火氣,可憎可厭而已。惟不重取色,專重取氣,於陰陽向背處,逐漸醒出。則色由氣發,不浮不滞,自然成文,非可以操心從事也。至於陰陽顯晦,朝光暮靄,巒容樹色,更須干平時留心。澹妝濃抹,獨處相宜,是在心得,非成法之可定矣

10.作畫以理、氣、趣兼到爲重
非是三者,不入精妙神逸之品。故必於平中求奇,綿裏有[金咸=針],虚実相生,古来作家相見彼此合法,稍無言外意,便云有傖[人倉]夫氣。學者如已入門務求,竿頭日進,必於行間墨裏,能人之所不能,不能人之所能,方具宋元三昧,不可稍自足也
Views: 319 | Added by: laodie | Tags: 历代画论, 论画十则, 王原祁 | Rating: 0.0/0
Total comments: 0
Name *:
Email *:
Code *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