庾肩吾 书品

书品


 
 庾肩吾 
 
 

元静先生曰:予遍求邃古,逖访厥初,书名起于“玄”、洛,字势发于仓史。故遣结绳取诸爻象,诸形会诸人事,未有广此缄滕,深兹文契。是以一画加“大”,天尊可知;二“方”增“土”,地卑可审。日以君道,则字势圆;月以臣辅,则文体缺。及其转注、假借之流,指事、会意之类,莫不状范毫端,形呈字表。开篇玩古,则千载共朝;削简传今,则万里对面。记善则恶自削,书贤则过必改。玉历颁正而化俗,帝载陈言而设教。变通不极,日用无穷。与圣同功,参神并运。爰洎中叶,舍繁从省,渐失颍川之言,竟逐云阳之字。若乃鸟迹孕于古文,壁书存于科斗。符陈帝玺,摹调蜀漆。署表宫门,铭题礼器。鱼犹舍凤,鸟已分虫。仁义起于麒麟,威形发于龙虎。云气时飘五色,仙人还作两童。龟若浮溪,蛇如赴穴。流星疑烛,垂露似珠。芝英转车,飞白掩素。参差倒薤,既思种柳之谣;长短悬针,复想定情之制。蚊脚傍低,鹄头仰立。填飘板上,缪起印中。波回堕镜之鸾,楷顾雕陵之鹊。并以篆籀重复,见重昔时。或巧能售酒,或妙令鬼哭。信无味之奇珍,非趋时之急务。且具录前训,今不复兼论。惟草正疏通,专行于世。其或继之者,虽百代可知。寻隶体发源,秦时隶人下邳程邈所作。始皇见而重之,以奏事繁多,篆字难制,遂作此法,故曰“隶书”,今时正书是也。草势起于汉时,解散隶法,用以赴急。本因草创之义,故曰“草书”。建初中,京兆杜操始以善草知名,今之草书是也。余自少迄长,留心兹艺。敏手谢于临池,锐意同于削板。而蕺山之扇,竟未增钱;凌云之台,无因诫子。求诸故迹,或有浅深,辄删善草隶者一百二十八人。伯英以称圣居首,法高以追骏处末。推能相越,小例而九,引类相附,大等而三。复为略论,总名《书品》。
 
  张芝(伯英)
 
  钟繇(元常)
 
  王羲之(逸少)
 
  ──右三人上之上
 
  论曰:隶既发源秦史,草乃激流齐相。跨七代而弥遵,将千载而无革。诚开博者也。均其文,总六书之要;指其事,笼八体之奇。能拔篆籀于繁芜,移楷真于重密。分行纸上,类出茧之蛾;结画篇中,似闻琴之鹤。峰崿间起,琼山惭其敛雾;漪澜递振,碧海愧其下风。抽丝散水,定其下笔;倚刀较尺,验于成字。真草既分于星芒,烈火复成于珠佩。或横牵竖掣,或浓点轻拂。或将放而更留,或因挑而还置。敏思藏于胸中,巧意发于毫銛。詹尹端策,故以述其变化;英韶倾耳,无以察其音声。殆善射之不注,妙斫轮之不传。是以鹰爪含利,出彼兔毫;龙管润霜,游兹虿尾。学者鲜能具体,窥者罕得其门。若探妙测深,尽形得势。烟华落纸将动,风彩带字欲飞。疑神化之所为,非人世之所学。惟张有道、钟元常、王右军其人也。张工夫第一,天然次之,衣帛先书,称为草圣;钟天然第一,功夫次之,妙尽许昌之碑,穷极邺下之牍;王工夫不及张,天然过之。天然不及钟,工夫过之。羊欣云:“贵越群品,古今莫二。兼撮众法,备成一家。”若孔门以书,三子入室矣。允为上之上。
 
  崔瑗(子玉) 杜度(伯度)
 
  师宜官 张昶(文舒)
 
  王献之(子敬)
 
  ──右五人上之中
 
  论曰:崔子玉擅名北中,迹罕南度。世有得其摹者,王子敬见之称美,以为功类伯英。杜度滥觞于草书,取奇于汉帝。诏复奏事,皆作草书。师宜官鸿都为最,能大能小。文舒声劣于兄,时云亚圣。子敬泥帚,早验天骨。兼以掣笔,复识人工。一字不遗,两叶传妙。此五人允为上之中。
 
  索靖(幼安) 梁鹄(孟皇)
 
  韦诞(仲将) 皇象(休明)
 
  胡昭(孔明) 钟会(士季)
 
  卫瓘(伯玉) 荀舆(长胤)
 
  阮研(文几)
 
  ──右九人上之下
 
  论曰:幼安敛蔓舅氏,抗名卫令。孟皇功尽笔力,字入帐中。仲将不妄染毫,必须张笔而左纸,孔明动见模楷,所为胡肥而钟瘦。休明斟酌二家,驱驾八绝。士季之范元常,犹子敬之禀逸少。而功拙兼效,真草皆成。伯玉远慕张芝,近参父迹。长胤狸骨,方拟而难迨。阮研居今观古,尽窥众妙之门。虽复师王祖钟,终成别构一体。此九人允为上之下。
 
  张超(子并) 郭伯道
 
  刘德升(君嗣) 崔寔(子真)
 
  卫夫人(茂猗) 李式(景则)
 
  庾翼(稚恭) 郗愔(方回)
 
  谢安(安石) 王珉(季琰)
 
  桓玄(敬道) 羊欣(敬元)
 
  王僧虔(孔琳之) 孙琳之(彦琳)
 
  殷钧
 
  ──右十五人中之上
 
  论曰:子并崔家州里,颇相仿效,可谓酱醎于盐,冰寒于水。伯道里居,朝廷远讨其迹;德升之妙,钟、胡各采其美。子真俊才,门法不坠。李妻卫氏,自出华宗。景则毫素流靡,稚恭声彩遒越。郗愔、安石,草正并驱;季琰、桓玄,筋力俱骏。羊欣早随子敬,最得王体。孔琳之声高宋氏,王僧虔雄发齐代。殷钧颇耽著爱好,终得肩随。此一十五人,允为中之上。
 
  魏武帝(曹操孟德) 孙皓(吴王元宗)
 
  卫觊(伯儒) 左子邑(伯字子邑)
 
  卫恒(巨山) 杜预(元凯)
 
  王廙(世将) 张彭祖
 
  任靖 韦昶(文休)
 
  王修(敬仁) 张永
 
  范怀约 吴休尚
 
  施方泰
 
  ──右十五人中之中
 
  论曰:魏帝笔墨雄赡,吴主体裁绵密。伯儒兼叙隶草,子邑分镰梁邯。巨山三世,元凯累叶。王廙为右军之师,彭祖取羲之之道。任靖矫名,文休题柱。敬仁清举,致畏逼之词;张、范递时,俱东南之美。施、吴邺下,同年后萃。此十五人,允为中之中。
 
  罗晖(叔景)
 
  赵袭(元嗣) 刘舆
 
  张昭 陆机(士衡)
 
  朱诞 王导
 
  庾亮(元规) 王洽(敬和)
 
  郗超(景兴) 张翼
 
  宋文帝(姓刘,名义隆) 康昕
 
  徐希秀 谢朓(玄晖)
 
  刘绘 陶隐居(名弘景,字通明)
 
  王崇素
 
  ──右十八人中之下
 
  论曰:叔景元嗣,并称四州。刘舆之笔札,张昭之无懈。陆机以弘才掩迹,朱诞以偏艺流声。王导则列圣推能,庾亮则群公挹功。王洽以下,并通诸法。郗超以晚年取誉,张翼善效,宋帝、庾昕、希秀孤生。谢朓、刘绘,文宗书范,近来少前。陶隐居仙才翰彩,状于山谷;王崇素靡伦篇笔,传于里闾。此十八人,允为中之下。
 
  姜诩 梁宣
 
  魏徵(玄成)
 
  韦秀 钟舆
 
  向泰 羊忱
 
  晋元帝(景文) 识道人
 
  范晔(蔚宗) 宋炳
 
  谢灵运 萧思话
 
  薄绍之(敬叔) 齐高帝
 
  庾黔娄 费元瑶
 
  孙奉伯 王薈
 
  羊祐(叔子)
 
  ──右二十人下之上
 
  论曰:此二十人;并擅毫翰,动成楷则。殆逼前良,见希后彦。允为下之上。
 
  杨经 诸葛融
 
  杨潭 张炳
 
  岑渊 张舆
 
  王济 李夫人
 
  刘穆之(道和) 朱龄石
 
  庾景休 张融(思光)
 
  褚元明 孔敬通
 
  王籍(文海)
 
  ──右十五人下之中
 
  论曰:此十五人,虽未穷字奥,书尚文情。披其丛薄,非无香草;视其涯岸,皆有润珠。故遗斯纸,以为世玩。允为下之中。
 
  卫宣 李韫
 
  陈基 傅廷坚
 
  张绍 阴光
 
  韦熊 张畅
 
  曹任 宋嘉
 
  裴邈 羊固
 
  傅夫人 辟闾训
 
  谢晦 徐羡之
 
  孔闾 颜宝光
 
  周仁皓 张欣泰
 
  张炽 僧岳道人
 
  法高道人
 
  ──右二十三人下之下
 
  论曰:此二十三人,皆五味一和,五色一彩,视其雕文,非特刻鹄;人人下笔,宁止追响。遗迹见珍,余芳可折。诚以驱驰并驾,不逮前锋;而中权后殿,各尽其美。允为下之下。
 
  今以九例,该此众贤。犹如玄圃积玉,炎洲聚桂。其中实相推谢,故有兹多品。然终能振此鳞翼,俱上龙门。傥后之学者,更随点曝云尔。

[评点]庾肩吾(487- 551),字子慎,一作慎之。南阳新野(今属河南省)人。世居江陵。初为晋安王国常侍,同刘孝威、徐诸人号称“高斋学士”。历仕太子中庶子、进度支尚书、江州剌史等职,封武康县侯。工诗,其诗雕琢辞采,讲究声律。胡 应麟称其诗“风神秀相,洞合唐规”。《书品》为其重要的书法论著,文中挑选了以东汉张芝居首的草、隶书家共128人,按品位分高、中、低三等,每等再分上、中、下三级。此书的特点在于不是就每件作品加以品评,而是就每一级集中综合品评,区分优劣。